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社会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

实名举报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

时间:2019/8/24 21:31:07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349  评论:0

我叫苏杰,是田森集团旗下祁县项目负责人,在此实名举报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违规违纪行为。

田森集团于2011年11月28日以政府招商引资方式,与祁县政府签订《祁县古城东侧城区综合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被政府列为省重点工程项目,但因多方面原因导致项目无法继续开发建设,其中主要原因就是由于祁县书记吴文胜滋长违规违纪甚至违法的态度及对企业不作为的行为,给企业给政府造成双方直接损失高达近4亿元之多。县委县政府的事情他说了算,胡作为、乱作为,把人民授予他的权力当作私人泄愤工具,造成如此高的损失该谁承担?又是谁的责任?

一、项目概况及现状

祁县田森汇旧城建造项目,规格28.6万m2,总投资12亿元,于2013年10月18日开工,原计划于2015年10月1日商业开业,12月住宅交付入住。由于我司对祁县项目高度重视,加大了人、财、物方面的投入,商业主体工程于2014年6月就已封顶,住宅主体工程于2014年11月全部封顶。

二、拆迁违规违纪及违法反映

1、拆迁主导责任

拆迁全部由政府主导组织,田森根据祁县政府征收补偿方案的公告【祁政发(2012)97号】文件的拆迁条件出资进行拆迁。

2、拆迁及补偿费用

我司根据政府的拆迁公告测算,总计拆迁费用为8000万元,实际拆迁完成后,经测算拆迁总费用为7800万元。而政府测算拆迁总费用为13060万元。费用补偿方面私自提高标准,造成停产停业费用增加约3000万元,比公告标准多出了约8000余万元,差额部分,政府要求我司全部买单。产生原因如下:

(1)关于房屋面积计算违规违纪导致增加的费用明细

在房屋征收过程中,无原则迁就拆迁户,高估冒算,甚至把不符合规定的违建也列入正式面积补偿,经我司于2015年02月与祁县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及金大地评估公司三方就房屋证收面积进行了住房核对,房屋面积经核对后确认,因测量、计算及正房辅房等原因导致的原始建筑面积增加2846.76平米;其中住宅增加730.31平米、车库增加122.38平米、个人商业增加489.07平米、大商业增加1505平米。此项共计增加成本约3000万元。

(2)未经招标程序违规直接委托拆迁公司

因拆迁工程是零成本投入或盈利项,其残值费用,远远高于拆除费用。按照《政府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及行业及国家规范要求,政府拆迁工程需要办理许可、公告、机构评估、立项及招投标等流程,放开拆迁市场,引入竞争机制,以示公平、公正及节约拆迁成本。但吴文胜均未按章执行,只是单方面直接委托一家拆迁队伍实施拆迁,造成拆迁费用大大增加。依据晋同兴综字【2014】0081号审计报告中第三条第三款描述,就本分项工程需要支付913万元拆迁外运费用,造成这样的结果是违反市场规律及我司不能接受的现实。

(3)吴文胜单方面提高补偿标准

关于商业停产停业补偿标准的问题,地方房屋征收补偿标准及国家房屋征收标准都已明确指导,补偿原则根据山西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四十五条和四十六条规定;造成停业的补偿标准为,工资补偿标准应当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备案的劳动合同用工在册在岗人员,按照本企业上一年度人均工资标准给予一次性经济补偿;经营补偿根据上一年度平均纳税情况给予一次性补偿。造成全部停业的补偿期限不超过6个月;造成部分停业的,补偿期限不超过3个月。而祁县政府吴文胜在商业停产停业费用补偿上,为了规避商户征税不规范,在费用补偿标准上不能严格按照标准执行,私自提高补偿标准,导致增加停产停业补偿费用约3000万元。

(4)否定合同优惠条件

政府以招商引资方式与我司签订《祁县古城东侧城区综合改造项目合作协议书》,优惠政策按棚户区改造予以承诺,但在我司投入巨额资金建设时,在优惠减免及返还报批时,吴文胜以国家政策改变为由给予否决,导致我司没办法摘地,招商也因此流产。

综上述五种情况分析,根据总规划用地98.14亩,回迁安置综合容积率3.35计算;回迁占地30.28亩,可开发用地67.86亩,可开发用地419.22万/亩;计楼面价格1877.1元/m2。

三、停工原因及背景

项目工程主体于2014年11月全部封顶,却未办理任何相关开发手续,期间县政府主要领导催促项目进度,但相关主管部门因无手续陆续下达了《停工通知书【祁规法停字(2014)】第30号》、《停止违规预售商品房通知书【祁建停售字(2014)】2002号》、《行政处罚告知笔录(消防)》文件等,项目也多次遭到拆迁户及村民的恶意阻挠等群体事件,影响开发持续进行。为避免企业遭受更大损失,规避违法施工及经济风险,不得已于2015年4月被迫全面停工,已投入资金迟迟无法收回,各总分包单位停工损失和我司财务成本与日俱增。

四、项目回购

(1)回购原因及背景:

出于对多方面因素考虑,双方商谈无果的情况下,吴文胜以政府名义提出项目回购,田森退出,无奈我司同意政府意见全部退出,同时同意由政府委托第三方山西同兴会计事务所对该项目进行了审计。

(2)项目审计

2016年4月14日政府委派山西中兴会计事务所进驻田森集团总部开始进行祁县项目审计核算工作,同时我司积极配合审计单位一起进行项目现场工程量盘点,并按审计单位要求提供全部项目审计资料、合同及相关证明文件,至6月30日,同兴事务所对祁县项目基本审计完成,但涉及到管理费、财务费用等工程其它方面漏项比较多或没有计入,争议较大,经三方(祁县政府、田森与同兴事务所)多次共同核对与商谈,最终于7月28日审计结束,确定审计总额为58002.26万元(不包含总包、分包及各供应商停工损失约6000万元),并出具祁县项目审计报告。

(3)补充合同签订争议

在签订项目转让补充合同的过程中,县政府要求以祁县房地产开发总公司为主体签订合同,该公司注册资本仅800万元,对于祁县田森汇项目转证费用近6亿元,祁县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无法承担所对应的法律责任和义务,故我司要求县政府提供担保,并以现有的项目作反担保,待回购款项按补充合同约定分期支付完成后解除担保,便于项目转让顺利实施,但县政府就担保问题迟迟未能明确表态,补充合同无法签订,导致项目陷入僵局。

五、损失预估

(1)田森

从祁县政府提出项目回购,田森退出,时间又过去近三年,包括政府审计结束到现在,时间也已过去2年多了,我司投入5.8亿元的资金,截止目前约2.6亿元工程款资金一直拖欠,这其中还未包括造成我司从财务成本、拆迁、总包、分包及各供应商停工等多项损失约近2亿元之多,让企业不满情绪积久弥升。

(2)祁县政府

初步估算,项目最快交付也得到2019年,比原来2015年底项目交付推迟了4年,政府每一年需支付回迁户安置过渡费用至少3000万元,加上其它各种费用几千万元,截止目前,祁县政府已增加直接损失约2亿元之多。每年度费用还要不断递增或双倍增加,再者,时间越久,项目已安装的工程及设备有可能会风化与坏损,所造成的损失将会更大,不知造成这方面的损失与责任由谁来背负。

六、双方态度

(1)田森(始终不懈努力,寻求解决办法,减少双方损失)

我司始终不懈努力并积极与祁县政府进行沟通与洽谈,前后商谈不下于上百次,并多次向政府相关部门行文报告,目的就是为了寻求尽早解决落实,以解企业燃眉之急,然而至今也未能解决此事,更未见一字回复。即使这样,我司还是本着晋商的优良品德及对双方负责的态度,由集团董事局主席亲自出面,与市委市政府领导深度沟通,希望此事能得到尽快解决,减少双方损失。

(2)吴文胜(消极并违法,在高院财产保全的情况下继续销售)

时至今日,祁县政府在收购协议还没有签订的情况下,吴文胜擅自将剩余600多套住宅向市场销售,同时还将一部分房源以工程抵款的形式处理给施工单位,并且以上行为都是在我司依法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了诉前财产保全(2018晋财保5号民事裁定书)的前提下发生的,这对于我司合法债权的实现形成了障碍,且吴文胜的上述行为已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涉嫌隐匿财产,逃避债务。据我司了解,前期的总包、分包等施工单位得知此消息,正在组织工人准备到市政府甚至省政府维权。

关于我公司维权事宜及吴文胜不作为、乱作为的事实,我司多次向前晋中市委书记书面报告,领导多次批示仍未果。近期,我司向现任晋中市市委书记、市长进行书面反映,领导又再次批转分管副市长给予协调,分管副市长也多次协调,但吴文胜对领导的批示置若罔闻,对相关分管副市长的协调解决置之不理。迫于无奈,为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起码的公平正义,我司实名举报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独断专横、丧失民心诚信、不作为、乱作为、一意孤行至企业与群众利益而不顾的行为,田森要求彻底追责审查,还企业一个公平。

请相关领导给予支持解决为盼。

举报人:苏杰

2018年11月16日

实名举报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苏州热线》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苏州热线版权所有